刘小康

FREEMAN LAU
中国香港


1958年生于香港,刘氏曾获国内外设计及艺术奖超过300项。


2004年,刘氏为屈臣氏蒸馏水设计的水瓶,更创下他设计事业的里程碑,为他带来"瓶装水世界"全球设计大奖"(2004)及"十大杰出设计师大奖"(2006)等殊荣。 设计领域外,刘氏也致力推广艺术及设计教育,同时兼任香港设计总会秘书长、香港设计中心董事会成员及中国设计大展学术委员会成员等公职。 


除个人创作以外,刘氏亦参与及策划多个大型展览,通过设计推动创意产业。2011年,他参与策划了两项亚洲大型展览,包括「妙法自然」及「知竹」。「妙法自然」于2011年台北世界设计大展中举行,吸引了逾百万观众入场参观。而《知竹》于2011年在北京国家博物馆举行,是北京首届国际设计三年展的重点展览之一。


大师专访
大师 | 刘小康

《家·大师》系列专题由IDC国际设计家年华主办方特别策划,邀请参与到首届IDC国际设计家年华共ZAO未来之家的建筑、设计大师进行访谈,分享大师们对家与未来的畅想和对美好生活的感悟。



1.jpg


刘小康FREEMAN LAU


著名设计师及艺术家

靳刘高创意策略创办人

铜紫荆星章获得者

光华龙腾奖中国设计贡献奖银质奖章获得者

亚洲设计连副主席tDAA

香港设计总会秘书长FHKDA



IDC国际设计家年华围绕着“面向未来的家”等话题

和设计大师刘小康展开了一系列对谈......



居家生活,贵在自在


“家”对于刘小康而言,是一个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变化的概念,家人则是其中不变的主轴:


“家”对于我们这些年纪大了的人来说,在不同的年龄段会有不同的映像画面。


在我年轻的时候,这个映像就是自己住的房间。


到了30-40岁,这个映像就变成了在客厅里一家人坐下来看电视。


我现在的画面比较有趣,是餐桌前家庭团聚的晚宴。


在年轻时读书奋斗的年代比较专注自我;到了年长一些的时候,才开始在意在客厅跟家人一起分享的时间;到现在最在意的就是和家人能够一起回到家,在餐桌前聚餐。在这个成长的过程中关注点和画面都在变化。


2.jpg

3.jpg

4.jpg

▲知竹 / 刘小康



如果用一个关键词来概括自己对居家生活的追求,刘小康的选择是:



自在。


自己生活得自在,与家人一起生活也要自在,不需要大家故意迁就。所以在家居设计上就需要因人而异、因家庭而异。从包容性的角度,既要有自己建立兴趣的空间,也要有与家人一起享用的空间,这个很重要,亦是我对未来居家生活的追求。

 

 

 未来之家要关注

如何与家人相处


当我们问及对“面向未来的家”的理解,刘小康谈起了今年的疫情以及疫情带来的生活方式的变化:


这个问题很有趣,特别是在疫情出现之后。我发现我们在家里的时间增加了很多。以前我们要各自外出工作学习,不需要对家人有很多包容。而现在,家人都在一个空间内长时间的相处,既需要建立自己的空间,也要有包容家人生活的方法;未来的家需要关注的问题,就是如何与家人相处的问题。

 

5.jpg

6.jpg

7.jpg

8.jpg

▲知竹 / 刘小康



  设计是关于“对”的艺术


对于刘小康而言,设计对生活最重要的作用是做“对”的选择:


我认为,设计对生活的作用最重要的是选择“对”的东西,设计师应该设计一些对的作品,供大众去选择。


对于设计来说,美只是其中一个条件。而所谓的“对与错”的判断其实更为重要。比如说一件设计作品是否浪费了一些重要的资源,是否不环保,这个设计作品对人带来的益处和附加价值又是否值得成本的消耗。无论是平面设计师、产品设计师、建筑设计师还是室内设计师,都需要考虑到这一点。


所以设计重要的不是美学上的考虑,而是对与错的考量,这才是设计师应该扮演的角色。设计师应该站在一个引领的角度,去引领大众去选择对的东西。就比如引领大众去选择环保的、可持续的材料,对地球友好的材料。中国美院的副院长——杭间老师曾经说过“设计是善意的”。他的意思就是:设计应该是对人类有善意的,这才能称得上好的设计。我很赞成他的想法。

 


  围绕“椅子”的25年创作


在刘小康的创作历程中,“椅子”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元素。他围绕着椅子创作了一系列平面、装置作品。椅子既是他创作的素材,也是他探索世界的载体:


人的生活,一天不可能不与椅子接触,不可能站一天,所以椅子是除了床以外,人在一天之内接触最多的一个家具。西方有一位哲学家说过,椅子是分担人类的痛苦的,当你累的时候,椅子会承担你的重量,所以椅子跟人有一个很有趣的关系。在我最早期的公共艺术作品里,椅子慢慢从一个生活符号变成人的符号,透过这个人的符号,我利用这个载体,去探讨身边有趣的事物。


10.jpg11.jpg12.jpg


椅子就像我对外界发声的符号和语言,无论是什么问题,我都会用椅子去表达我的看法和我的观念。比如一些我感兴趣的新材料和新艺术,我都会透过椅子的设计去跟他们交往、去尝试合作。我做椅子的系列作品设计做了25年。真正做立体的椅子是从95年开始,但是关于椅子的平面作品是在84、85年就开始做了。


13.jpg14.jpg15.jpg16.jpg


一开始我与椅子的交往,是从我去探讨人和位置的关系开始的。位置是指社会位置,也代表人在社会的功能。这是我的第一个感触,所以我做了关于“椅子”的系列设计。


延续到第二个系列是椅子演变成探讨人和社会的关系,是乐在其中还是和而不同。延续到现在,我将椅子比喻为人的符号,两张椅子就是两个人的沟通,探讨两张椅子能够发生什么特别的关系。我的椅子作品的理念是根据不同的时态、状态、社会影响来发展延伸的,比较错综复杂。主观来看,就是利用椅子去表达我的观察。



Q&A


IDC国际设计家年华 × 刘小康

 

IDC:您的设计中有很多属于东方的文化元素和美学,您觉得东方人的生活智慧和西方世界有哪些不同?这些对生活的理解又是如何影响到东方的设计师的?

刘小康:西方的设计会注重设计的实用性,才到美观,例如包豪斯;中国的设计不会这么明显,因为我们对生活的态度也不一样,例如运动,西方人认为跑的最快,跳的最高才算是运动,中国人的观念则是讲究天人合一的和谐。由此可以看出,西方与东方发展的未来会很不一样。另外一个例子,例如“玩意”,中国的“文人的玩意”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玩具,比如文房四宝是文玩,有功能性之余还有欣赏价值,还附加了很多的艺术成分。这个是西方人比较少注重的地方,他们的设计很少讲究精神上和实用性上并存的。



IDC:您希望通过本次大师之家的设计,向世界传达哪些理念?

刘小康:本次大师之家我以“竹”为主题。竹子是世界公认最环保的材料,可以取代木材。且而竹材料的广泛分布,竹文化的深厚积累,中国都是首屈一指。所以我们有这个条件来发展关于优秀的“竹”设计,也有这个责任和义务去发展竹子这个环保的材料。所以我想借这次大师之家来将这个问题再来一个更深入的讨论。我2011年的时候在北京做过一个“知竹”题材的展览,那一次是纯粹地展示全世界的“竹”设计,这次大师之家,我是希望能够在材料的可塑性上,探讨如何用“竹“去造成一个家,从而满足人类将来在生活和环保上各方面的需求,这也是我自己的理念。





END







在线留言
邮箱:join@idc-2020.com
返回顶部
如果有问题,可以给我们留言
展会反馈
商务合作
留言咨询
0.87042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