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多苓

DUOLING HE
中国成都


何多苓,生于成都,中国当代抒情现实主义油画画家的代表。作品为中国美术馆、福冈美术馆,龙美术馆等海内外艺术机构和收藏家收藏。在当代中国画坛,何多苓是一位令人瞩目的人物。自1982年推出油画《春风已经苏醒》以来,他不断有新作问世,画风悄悄地变化,形式、语言在逐渐完善,但他作为画家的面貌却是鲜明的,予人的形象是整体的。何多苓是哀伤、抒情的现实主义油画的代表人物。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一代代青年人。


在艺术创作之外,何多苓也涉足建筑设计领域,亲自参与设计何多苓美术馆等建筑作品。IDC国际设计家年华有幸请到了何多苓先生,与横跨设计、建筑领域的他探讨关于未来之家的畅想。


大师专访
大师 | 何多苓 : ICD 理想的家

《家·大师》系列专题由IDC国际设计家年华主办方特别策划,邀请参与到首届IDC国际设计家年华共ZAO未来之家的建筑设计大师进行访谈,分享大师们对家与未来的畅想和对美好生活的感悟。



1.jpg


何多苓


知名画家、艺术家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国画学会理事

国家一级美术师



在面向未来的家里

重新接触自然


“面向未来的家”这一概念在何多苓看来。就是要提出一种我们心目中的理想模式,和我们现在居住的家会有很大的区别:


先谈谈我们现在的状态:中国人多年来的人居环境在多年来改善了很多。从基础设施到卫生条件,再到居住的方式,都有很多变化。有好的也有负面的。

 

好的变化:基础条件的改善,从住房改善到生活便利性,再到电器的普及等等,在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是有很深的体会的。

 

也有缺点:现在的人生活都是独门独户,邻居之间已经不会再交往。高度集中的楼盘也隔绝了住户和大自然的联系。我觉得这些都是负面的。尤其是在我们的后辈、子女成长的过程中很难和自然有亲密的接触。


在我小的时候和自然的接触仍然是非常密切的,成天在大自然中玩小虫、泥巴......都和土地息息相关。现在的孩子是在玩电子游戏,玩智能手机区别还是很大的。这让我觉得很可惜,人还是生活在大自然之中,但是因为种种信息传播力度和接受信息方式的不同,逐渐地和自然远离了。


2.jpg

3.jpg

▲连环画《雪雁》 / 何多苓


假如让我来推选一个未来的家、一种生活的模式,虽然不一定能实现,我觉得应该是让人居环境在能够保持必要的基础设施和功能的基础上,能够与人、与动物、与自然环境能够更加密切的互动。让孩子能从小就体验到人和自然的关系,而不是只能从屏幕上去了解这个世界。

 

“信息量的获取模式”的改变可能是以后家的发展的重要方面。我们也开始出现这样的案例:比如成都的一个楼盘拥有整体的垂直绿化,这其实也带来很多问题,比如很多住户反应蚊子太多,养护困难。但至少我觉得大家开始注意到这些问题了。就是在没有办法和自然直接接触的情况下,要创造一个和自然之间的媒介。



把握契机

踏入建筑世界


何多苓作为一个油画大师,在建筑学上有自己的见解和实践。他和建筑学的渊源始于和建筑大师刘家琨的相遇:



我原本是学画画的人,对建筑学既不关心,也不了解。但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请建筑大师刘家琨帮我设计一个位于郊区的工作室。刘家琨在和我谈这个项目的想法的过程中,向我传授了很多关于现代建筑的知识。我从这时开始注意到自己特别喜欢建筑,对于几个现代建筑大师比如路易斯·巴拉干、安藤忠雄等特别的喜爱。


4.jpg

5.jpg

▲1994  迷楼系列  / 何多苓


后来我开始自己看建筑,渐渐地开始做一些纸面上的建筑方案,这也是我的一种娱乐方式。在那之后我通过大量的建筑相关的阅读开始了解当代建筑师的建筑实践。我觉得自己的审美还行,我喜欢的一般都是最高端的作品。渐渐地我开始有机会参加一些能够落地的建筑项目。成都在建设蓝顶艺术区的时候,我设计了自己的工作室。几年之后我又有机会设计了自己的美术馆。这些项目可以说是在没有其它专业力量的参与之下,我靠自己的力量完成。我在这些项目里面感受到了成功感,对建筑的喜爱更加坚定和强烈。

 

在我家里的建筑画册和美术画册数量一样多。我也会通过公众号、网站等渠道关心建筑设计当下的情况和发展方向。很多流派我都有关注。我就是这样一个“建筑发烧友”。这种热情一直持续到现在。



何多苓的建筑观


说到自己最满意的建筑作品,何多苓选择了自己参与最深的项目:


最满意的还是我的美术馆。


这是我自己给自己当甲方,我可以尽可能自由的去实现自己的想法。在这个美术馆里我实现了一些我坚持的基本想法,比如极简主义、纯白建筑等,全都实现了。


6.jpg7、.jpg8.jpg

▲何多苓美术馆  /  何多苓



在这座美术馆落成时,我举办了一场没有展品的叫做“空”的展览,把这栋建筑本身作为作品来展出。我认为“空”的状态对于盖这座房子的人来说是最可贵的状态。当建筑投入使用,建筑本身就被忽略了。


关于“什么是好建筑”,何多苓给出了他心中的三条标准:


首先,要充分地满足甲方提出的功能要求,这一点不能任意发挥。我也见过一些美术馆作为建筑在“空”的状态下做得很好,但是在使用上会出现种种的不便。建筑不管怎样还是拿来用的,而且据我的观察,只要完全符合功能不去刻意的装饰的建筑,就会很好看。比一些为了博眼球、以外形优先的建筑更加好看。

 

第二,我觉得“节约”是很重要的,甲方给多少钱就要做多少事。很多建筑是烧钱烧出来的,甚至会让甲方的预算增加很多倍,我觉得这样是不好的。


最后一点是建筑大师刘家琨提出的“低技策略”,建筑设计要根据建筑所在地区的施工水平、材料、气候、文化等等条件因地制宜。

 


Q&A


IDC国际设计家年华 × 何多苓


IDC:您以一个艺术家的身份进入到建筑的世界,您觉得自己和学习建筑出身的建筑师有什么不同?

何多苓:这区别是很大的。首先建筑师是门槛很高的行业,最初是一个理工科,之后才融入艺术和空间上的思维。要学好和做好建筑非常不容易。我认识很多建筑师,我的女儿也是学建筑的,我非常了解他们的辛苦之处。建筑是一个有标准的行业,不像现代艺术完全没有标准。人人都可以是艺术家。但建筑有空间、落地、功能等等严格的标准规范,完全不容模糊。我会认为做艺术家要“简单”的多。


 

IDC:您对IDC国际设计家年华有哪些畅想与期待?

何多苓:IDC国际设计家年华的场地位于一个湿地公园当中,有着非常优越的自然环境。因为活动给了我们一个实现概念中的建筑的机会,在我提出的方案中我把和自然地完全沟通作为一个主题曲实现。我期待通过这个活动来向大众传达这样的概念和生活方式。

 

 

IDC:您希望通过本次大师之家项目向观众们传达哪些信息?

何多苓:我希望通过室内和室外的沟通,自然和家居生活的衔接和平稳过渡,来体现自然和内部环境的关照,人和自然的关照。



IDC:能否用几个关键词来描述您对居家生活的追求?

何多苓:天人合一。简化。和谐。环保。



END





在线留言
邮箱:join@idc-2020.com
返回顶部
如果有问题,可以给我们留言
展会反馈
商务合作
留言咨询
0.440531s